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好小说吧 >> 皓玉真仙 >> 第486章 被迫显圣(6.5k为2000月票加更!)

第486章 被迫显圣(6.5k为2000月票加更!)

稍等十分钟,么!

一条巨大的白色蛇骨斜挂在悬崖边,闪烁着幽寒恐怖的惨白光芒。

边缘处的一片礁石上,一男一女正并肩站立着。

女的一身白衣,容貌娇艳,即便一言不发,一下未动都让人感到气质不凡。

男的却是笼罩在一层缓缓旋转的血雾之内,看不清容貌。

“邪尊,万杀陨落了。”

待一片大浪拍过,娇艳女子终于忍不住的轻声说道。

她的嗓音极其沙哑,和亮丽的外表尤为不符。

“万杀不尊人道,迟早有这么一天。”

血雾微微波动了一下,接着,传出一道不带感情的冰冷之音。

“可万杀一死,眼下窦瀚海又与我们貌合神离,妾身怕正道趁虚而入。”

娇艳女子的话里隐隐藏着一丝忧色。

“正邪何必分的那么清,共存是因为互相需要。”

血雾中的人回复的十分平静,稍一停顿,又道:“本座在的一天,他们就不敢乱来。”

“邪尊独抗内海四宗,神通盖世。”

娇艳女子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接着话锋一变的道:“但万杀白死的话,我双城邪修的威名恐将一落千丈。”

“万杀究竟死在妖皇还是人族的手里,暂无法确定。不过,无相阵宗的前辈不是下令禁止金丹厮杀吗?你把万杀陨落的消息传出去,让他们去查。”

血雾人影轻轻一笑,吩咐道:“狂枭岛你先接手,炎儿结丹后直接交给他即可。”

“是,邪尊。”

娇艳女子没有犹豫,恭敬的应道。

“你待着不走,是不是想问本座打算何时结婴?”

突然,血雾中伸出了一道由鲜血汇聚的大手,在女子身上不断游走。

“妾身不敢。”

娇艳女子心头一凛,闭上了颤抖的双眼。

“你们考虑的太简单了,以为元婴初期就可以定鼎当下的局势?”

血雾嗤声一笑,眼眸望向海域尽头,悠悠的道:“本座还在等一名道友的好消息,他结婴了,我才能结。”

话音一落,血雾的形态便急剧一变,化作一片血雨融入了那条巨大的白色蛇骨里。

“妾身告退。”

娇艳女子暗暗松了口气,跟着遁光往西部天际飞去。

……

十数天后,陈平在一方名为“渡鲸海”的海域上空极速飞驰。

渡鲸海,远离双城的偏僻海域。

距离天兽岛也足足隔了七万多里。

此处的灵气相对匮乏,历来不受高阶修士的青睐。

所以,整片海域中,最强的势力只是一个普通的元丹家族。

继续飞行了小半日,见到一座荒芜的小岛后,陈平缓缓降落了下来。

此岛长约八十里,岛上火山群遍布,喷发的火浪层层叠叠,几乎掩盖了一切的事物。

这里的火灵气较其他地方密集了数成。

当然,由普通火山衍生的火灵气,对突破瓶颈而言,只有一丝一缕的帮助罢了。

不过,能在海域辽阔的汪洋内,寻到一处小宝地,也令陈平心满意足了。

神识一扫,全岛的情况顿时了然于胸。

此时,火山岛上倒还有一批人族生灵。

一名筑基初期的中年女修,正带领几名练气修士穿梭于火山之间,斩杀着一种火蛾妖。

那群人的袖口上均刻着“吕”字,一看便知是同一个家族之人。

随意扫了一眼后,陈平没有理会,悄无声息的降临岛东之巅。

这里是岩浆喷袭最为狂暴的区域,一般筑基修士深入都吃力万分。

划地二十里布下两座三级阵法,陈平又潜入火山腹心,开辟了一间宽敞的密室。

放出所剩无几的三阶傀儡守护在侧,陈平寻思一会,又把翅恶王召到外界,命其藏匿于周遭。

但凡有靠近者,不论人族、妖族一概杀无赦。

准备充足后,陈平盘腿坐在苦桐天莲上,额头点着渡业鬼木。

不出意外,这座不起眼的火山小岛就是他选定的结丹之地。

通常来说,有家族、宗门依靠的修士,在渡劫时一般会返回势力,求一个安稳。

可陈平从未有过类似的打算。

盯着他机缘的金丹修士不少,陈家又太弱小。

若暴露了行踪引得金丹杀来,陈向文等人还不够一合之敌。

远不如偷偷摸摸地结丹。

何况法力关、神识关、心魔关虽然恐怖,但不会产生浩瀚的外显异象。

等最终的六重雷劫降临,就无关紧要了。

普通法修兴许害怕在雷劫下身受重伤,被寻觅到此的修士捡了便宜。

但陈平已修成金丹肉身,区区六重雷劫,最多只能给他带来微乎其微的伤势。

届时,若真有心怀不轨的修士,刚好方便他一锅端了。

……

目光一凝后,陈平从怀里摸出两个储物戒,一大一小。

皆是澹台堰的宝物。

体型稍大一圈的橙黄之物,是顶级储物戒,空间较高级储物戒宽阔了数倍。

顶级储物戒的价格虽非遥不可及,可十分稀少,一般是金丹真人的标志。

陈平前后斩获无数,还是第一次得到品质顶级的储物戒。

满怀期待的将两枚戒子往半空一抛,一团灵火喷出,开始化解印记。

几日一过,只听“啪”“啪”两声连响,陈平缓缓睁开了双眼。

同时,他嘴里还在小声的嘀咕什么。

仔细一听,却是反复念叨着“三转离陨丹”、“星象精露”、“澹台道友莫让我失望”等短词。

然而,在神识进入储物戒中一扫后,陈平脸上始终没有再露出惊喜的表情。

结丹前夕,他还想着解开澹台堰的储物戒,只有一个原因。

如果能发现一件破阶秘宝,也不枉他浪费时间了。

可惜,事实是残酷的。

澹台堰手里并没有剩余的破阶之物。

陈平索然无味的把储物戒收了起来,暂时懒得清点了。

盘腿内视,他的心神沉入了丹田。

在丹田外围,漂浮着一张水蓝色泽的薄膜。

约巴掌大小,其上灵光点点,透着一股难以名状的玄异。

此乃沈绾绾体内度来的玄阴之气。

只要将其炼化,就可凭空多出数载的功力。

……

“比我预估的快一些。”

十个月后,陈平收功结束。

惑心体的玄阴已被他融入了体内,化作了一丝丝精纯的法力。

一颗拇指大小的丹丸,从他心脏部位,蔓延出一丝丝细密的散絮,如同一条条细线,延伸至体内各处。

这些细线中蕴含的气息精纯无比,和陈平本身的火灵力格格不入。

天然的分成了两派,互不相容的同时,又和平共处。

而灵体玄阴之所以能提供半成的概率,就是因为此处的玄妙。

冲破阻碍时,这些细线能给他提供巨大的助力。

当然,惑心体是顶级灵体,换做宫灵珊那种普通灵体的元阴,就没有这般大的用处了。

闭目养神片刻,陈平一挥袖,马不停蹄地开始吞噬拍卖会中拿下的两枚火元之力。

……

元丹境的法力积累,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按理而言,在不破入下一个大境界之前,法力量上会存在着一个顶峰。

但说起来容易,但哪怕是修炼天品功法的天灵根修士,也不可能于短短几十载内把法力推进巅峰之境。

更别提陈平这样用庞大资源堆积的修士。

仅论法力量这一方面,他离顶峰还差之甚远。

或许再修炼百余年,才能勉强达到那一境界。

陈平显然不准备继续磨下去了。

既然量不够,就以质补充。

连续八枚的火元之灵,令他一身法力的精纯度达到了一个堪称恐怖的地步。

这等底蕴,元婴真传都不一定具备。

因为五行之灵太过于少见、珍贵。

而且下至练气、上至元婴,皆是此物的受益范围。

普通修士想从虎口抢夺,委实太难。

像他的道侣沈绾绾,身份修为不算低了,迄今为止也才收集了一枚水元之灵而已。

哪怕是殷仙仪,亦不过炼化了五枚木元之灵。

金珠空间的神奇,让跟脚薄弱的陈平有了常人无与伦比的优势。

再者,服用星象精露也是增加法力质量的途径之一。

事关金丹,陈平可不会省着不用。

接下来的两月,他全身心的投入修炼,将自身的法力进一步压缩凝结。

由于前世的经验,突破前的准备事项,基本是轻车熟路了。

……

这夜。

狂风大作,阵阵哔哔雨水倾倒而下,雷霆霹雳划过长空,把小岛瞬间照亮。

天明,观了一夜雨景的陈平默默回到了密室。

心中已无魔,金丹得证时!

周边的区域,空空如也。

仅仅漂浮着四种宝物。

一百二十枚上品火灵石,星象精露,涤尘护心丹以及一盏时间沙漏。

一股巨力盘出,瞬间碾碎了所有的火灵石。

浩瀚的火属性灵气呼啸一卷,充斥在小小的密室里,几乎凝成了实质!

“来了。”

陈平轻轻一笑,顺势叩响了法力关的瓶颈。

神识遍布周身,掌控着身体每一条经脉的变化。

跟着,他当即调动全身法力,从体内的灵穴中,往丹田汇聚而去。

元丹修士炼成的法力已然是和岩浆般的液态。

法力关最重要的目的,是将液态法力进一步压缩凝炼,使其产生神韵。

这神韵听起来难以理解,其实同丹药的丹纹一样,从普通跨入优质。

而陈平与金丹修士的较量中,法术神通经常会被一拍即散,其中一方面的原因,便是少了一丝神韵。

“轰”

“轰”

短短几息,体内就变成了一处战场。

磅礴无匹的法力,如河流入海一般倒灌丹田。

无处不在的火灵力绽放出骄阳色的光泽,不断地融汇于丹田急速旋转。

渐渐聚集为一滴滴纯红色的小珠。

这些灵力看似庞大,却远远不够。

陈平没有迟疑,手掌一按,密室里的火灵气吸入经脉。

在九变焰灵诀的疯狂运转下,统统化为了精纯的法力。

接着,他二话不说的服用了星象精露。

药力发挥的很快。

下一息,陈平就感到五脏六腑开始有一团灵火在越烧越旺,但神魂却又冰凉无比,形成了十分鲜明的冷热感受。

这就是星象精露的奇效。

不仅能化为强大的法力,还可使修士意识清明,不至于迷失在复杂的突破过程之中。

暖流四散后,陈平浑身生出了异常舒泰的感觉。

此时,丹田附近的红色小珠已越来越多,密密麻麻。

数量足足是原先的三倍。

“去!”

陈平意念一转,那早已就绪完毕的法力结晶便如千军万马,呼啸着的朝丹田汇腾而去。

骤然间,闪亮的红光在他丹田之中腾起,映照一方。

“嘭”

“嘭”

连绵不绝的爆音卷出,一颗晶莹剔透,散发浩瀚气息的亮红色丹丸开始高速颤动了起来。

火灵力之海如同乳燕归巢般,汹涌的冲入了那高悬于丹田正中间的,滴溜溜旋转的丹丸之内。

转瞬间,褐丹的体型迅速扩大,贪婪汲取着飞蛾扑火过来的灵力。

一时间,丹田之地璀璨无比,到处闪烁着满天星辰现世的极光。

“还不够。”

眼见火结晶缓缓注入了大半,陈平眼睛一缩,立马调动了玄阴之力往丹田冲去。

这一下,凡是被玄阴沾染的火晶,更加凝实起来。

“轰!”

待最后一枚火晶冲进褐丹之中后,此物顿时引发了惊人的蜕变。

一丝丝纯金色的气流裹了上来,环绕在褐丹的半寸之间。

即便只是胡乱的飘荡,都充满了灵动。

这就是金丹之气!

不过,陈平的褐丹表体,还未渡成金色。

只有结束六重雷劫的洗礼,获得规则反馈后,褐丹才能完全转化。

金丹之气的出现,即代表着破了法力关。

到此为止,陈平脸上浮起了一丝轻松之色。

比他预计的容易不少。

当然,这也归功于他的基础扎实,并多番筹备。

“滋滋”

经过金丹之气的滋润,陈平的法力越发强大,原先封堵的灵穴也全部打开,灌入了纯粹的灵力。

此时此刻,他身上打通的大小灵穴共计五千多处,明暗不定。

而且,这些和岩浆似的法力尽皆生机勃勃,仿佛具备了一丝灵性,活跃沸腾。

“嗡!”

来不及感受强大的力量,陈平识海里突然一颤。

飓风骤起,魂力似乎遭到了强烈的挑衅,张牙舞爪的四处乱冲。

神识关接踵而至!

陈平面无表情,迎接着第二关的劫难。

修炼了太一衍神法的他,根本毫不在意。

……

不知不觉过去了数日。

陈平识海巨浪翻滚,猛的向外扩张,那无形的堤坝再也不能困住它,滔天的巨浪奔涌,扩大了一倍有余。

他那本就堪比金丹真人的神魂,瞬息间更是凝练成一道隐隐的纯净无瑕身影,似有若无的散发着晶莹剔透的光泽。

一具五尺高的透明小人置身在魂力之海中,背手而立。

外界,陈平举臂一挥,那神魂小人也立刻做出了相同的动作。

人魂合一!

神识关破!

与此同时,他袖袍一舞,那粒价值不菲的护心丹便入了口中。

此丹的药效非常奇怪,没有味道,一进腹中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反观陈平的瞳孔里却愈发的清明。

应该是护心丹的效果加持。

“宇儿,你竟然凝结金丹了?”

“大祸啊!”

“都怪我等大意,没能彻底灭杀你!”

一团五色光霞凭空射入,三道人影缓缓走出。

这三人两老一少,双目荧光流转,面庞上都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杀机。

“原来是千法宗的三位道友。”

低声一笑,陈平摇头叹道。

“我们在天演大陆等着,你有胆就来报仇!”

三人似乎被陈平古井无波的表现触怒,齐齐嘶吼道。

“报仇?”

陈平神情讥讽的站起来,挥挥衣袖朝重天鞠了一躬,朗声道:

“三位道友尽管放心,相聚之日就是尔等授首之时。”

接着,他凝视着三人,淡淡的道:“仇必报,可结已消。”

“轰!”

短短七字,仿佛给三位金丹境的大能带去了重创,凄惨痛叫,眨眼间,就纷纷化为黑烟消散。

“是师姐吗?”

三人消失后,陈平没有坐下,望向一处角落,眼里划过一丝神采。

那边,一道光幕洒落,汇聚成了一幅惟妙惟肖的画像!

整张画上,只有一名身着蓝色宫装,花容月貌的妙龄女子。

“师弟,我好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选择你。”

女子双肩一颤轻轻抽泣,一时间梨花带雨,令人神伤。

“前世渡心魔关时,师姐也出现了,看来你在我心里确实有一丝一毫的位置。”

陈平自言自语的说着,露齿一笑道:“以师姐的资质,或许无法晋级元丹。”

“即便当初我们在一起,此时的你也已陨落。”

“得到,得不到,都只是一个过程,何必执着?”

“师弟,你心太冰太冷,我死不瞑目!”

女子的眼神随之变幻,面现悲色的化为了无尽的幽怨,伤心之极的注视着陈平。

仿佛眼前的男子在一瞬间变成了让人唾弃的负心汉。

“日后屠千法宗,师弟会为师姐的那一脉留下一丝火种,你安心的去吧。”

陈平口吐几字,冷冰冰的道。

“罢了,罢了,往事已休,祝师弟登顶仙道。”

闻言,妙龄女子微微一怔,收敛了哀怨,欠身鞠福。

下一刻,她脸庞滑下两行清泪,画像无风自燃的烧毁散去。

霞光一闪,一名脸如白玉,黛眉入鬓的紫裙女子在灰烬里徐徐走出。

“嗯?”

陈平眉头一皱,似乎有点意外。

此女居然是他的正牌道侣薛芸。

“平郎,你何时才能回归家族?”

薛芸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扑入情郎怀里述说道:“近年,芸儿在家族受尽了欺负,文叔、陈兴朝夫妇、还有新成的几个元丹分支,都在有意无意的打压我!”

“专心修炼,放下权势,没有了利益冲突,你会过的更加自在。”

抚摸着道侣的秀发,陈平淡淡的道。

“不争不抢怎得资源?”

薛芸脸色一变,凄苦的哀求道:“芸儿虽然只是下品灵根,但也想突破元丹啊!百年之后,我若化为白骨,如何再与平郎长相厮守?”

“我已托人送去了清虚化漏丹,你既勇于开始,我怎会不给机会。”

陈平静静的听着,脸上始终挂着温柔的表情。

“谢谢平郎。”

薛芸立刻眉开眼笑,转眼又抱着男人,委屈的道:“芸儿以后还要三转离陨丹,芸儿想与平郎一直相守。”

“若能相守,自是好事。”

陈平边说着,缓缓低头在女子唇边一吻。

“夫君!”

薛芸娇羞的闭上了眼睛。

“但,你我之间已经不负不欠。”

刹那,陈平两指作剑,朝怀里的佳人戳去。

一如多年之前,刚刚夺灵时要杀女子的模样,只是这次,那一剑没有停留,笔直的刺下。

“嘭!”

还沉浸在美好幻想中的薛芸,便如泡沫般碎开。

“平郎,绾绾的元阴是否帮上忙了?”

绝代佳人款款走来,一身透明的轻纱宫装,双目似火,一举一动散发的魅惑,令人难以抵挡。

“五十载内,必将星象精露双手奉上。”

陈平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眼神所到之处冰凉无比,没有丝毫的心动。

“平郎记着便好。”

沈绾绾咬唇点头,窈窕的身影越来越淡,直至不见。

不知不觉,天色幽黑。

原主、笛尧仙、玄虻、乃至众多死于他手里的修士一个接一个现身。

陈平坚守道心,舌灿莲花,有条不紊的全部解决。

“奇怪,护心丹好像没什么作用。”

暗暗的思量着,陈平颇为的无奈。

或许这已是被药力削弱过的心魔攻击?

“陈道友,你之心魔,怕是不弱于我分毫。”

忽然,密室里传起了连连不断的笑声。

一名三十五、六岁的中年男子踏风走进,步履轻快。

此人长须捶胸,黑发一丝不苟的簪起,显得儒雅谦虚之极。

正是御兽宗已故的金丹种子,慕渊!

“慕道友,你究竟经历了什么?”

即便清楚面前的只是一道内魔幻象,但陈平仍忍不住的问道。

“生与死,道与不道。”

慕渊冲陈平微微一笑,一颗金丹从体内冲射而出,竟又立刻碎开,变成了一个和他长相一致的婴儿。

接着,只见婴儿老气横秋的捏了几个法诀,五颜六色的光华顿时绽放。

三寸、五寸、十寸!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为了和慕渊本体一样的高矮。

而且,还未结束。

婴儿仰面张开胳膊一挥,不可名状的力量纷纷出现。

化山、化湖、化天、化地!

当陈平瞪大眼睛看的如痴如醉时,一切的景象,包括慕渊在内全部诡异的消失不见。

“轰隆隆”

天空中陡然崩裂开一个黑洞,一团团紫色电弧开始凝聚,六重雷劫终于降临而下。

陈平虽然隐隐感觉哪里不对,但这关键时刻也不敢分心。

肉身冲出火山,站在了雷云之下!

……

半日后,在金丹肉身的防御下,雷劫灰溜溜的散去。

转着手里的金丹,陈平欣喜若狂。

用了一年时间巩固境界,然后破空飞离了荒岛。

接下去,他并未重回天兽岛、浮幽城又或是家族。

不知飞遁了多久,他来到了元燕海域的边缘。

穿过黑沙流海,去更富饶繁华的修炼界,谋求元婴境!

陈平完全忘却了往事,心里唯一的信念,就是修道成仙。

在这意念的推动下,他一头扎进了黑沙流海。

……

三百年后,梵沧海域多了一尊新晋元婴。

他的出身之低,让人意料不到。

竟然只是某个穷乡僻壤的小族修士。

喜欢皓玉真仙请大家收藏:(www.hxs8xs.com)皓玉真仙好小说吧更新速度最快。

皓玉真仙最新章节 - 皓玉真仙全文阅读 - 皓玉真仙txt下载 - 小道不讲武德的全部小说 - 皓玉真仙 好小说吧

猜你喜欢: 蛊真人宝典战魂永生滇娇传之天悦东方绝世武侠系统金鳞妙医圣手战皇陈情令乱世铜炉斗战狂潮洪荒之大金乌风云雄霸都市修仙道无境吞天魔主魔殿殿主不朽丹神道君绝品逍遥邪神穷尽上苍魂武至尊丹警最强反套路系统血兽仙踪都市奇门仙医盖世仙尊
完本推荐: 异界魅影逍遥全文阅读英雄联盟之唯我独尊全文阅读侯门毒妃全文阅读校园绝品狂徒全文阅读神道丹尊全文阅读都市特种兵全文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全文阅读仕途天骄全文阅读我和美女院长全文阅读异界神修全文阅读帝王娇宠:小萌妃,乖一点全文阅读傲世九重天全文阅读真灵九变全文阅读诸天投影全文阅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全文阅读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全文阅读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全文阅读仙武独尊全文阅读大叔,轻轻吻全文阅读逍遥小书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剑仙在此返回1998玄天龙尊重生之狂暴火法穿书后我成了小拖油瓶蚀骨闪婚:神秘总裁的私宠洪荒:签到百年,我大道身份被云霄曝光了重生狂妃之明月罩西楼灵使养成计划芝加哥1990影帝的诸天轮回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从一胎六宝开始当全能专家存储诸天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空间万古神帝睡龙之怒冠上珠华征服异界从游戏开始武神主宰逆天丹帝屑王之子八零好媳妇的岁月[古穿今]我要莽穿娱乐圈拯救诸天单身汉大恩以婚为报魔神大明神级插班生快穿之我家宿主是爸爸我的师傅每到大限才突破

皓玉真仙最新章节手机版 - 皓玉真仙全文阅读手机版 - 皓玉真仙txt下载手机版 - 小道不讲武德的全部小说 - 皓玉真仙 好小说吧移动版 - 好小说吧手机站